中心餐厅的香肠套饭

    选择打赏方式

记忆是越来越差,头发是越来越少,肚子是越来越大,说话的声音是越来越小了,有必要对一些事情进行系统地回忆了。

吃饭,是上了大学这个东西经历的第一次阵痛,长时间的疼痛。

记得第一次走进巢湖学院的大门时候(那时候还叫巢湖师范专科学校),我被大学无情地嘲笑了一番,十几岁的青少年,看不懂入学通知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忘记了办理粮油关系

粮油关系,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是个啥东西,近几年来,也一直没有再听人提起过,只记得入学一个月后回家,拿着各种手续托关系去泥汊的老街办理的,也不懂,为什么我的粮油关系需要去泥汊办理。这一个月,我受尽了折磨,是吃饭的折磨。同寝室的五个人都有饭卡,而我每天只能拿着几块钱,惴惴不安地来到食堂窗口,染上了被拒绝的妄想症。没有了同年亦或者师哥师姐们嘀的一声后的意气风发,感觉自己就像个抱养的孩子。

确实如此的感觉,因为穿着油光锃亮得已经不再发白的白大褂的师傅不屑一顾的眼神,因为他那拿起大锅铲子颤抖的大手。

一个月后,我转正了,满含眼泪拿到了自己的饭卡,那张屎黄色的并且很容易断开的硬塑料卡片,不仅仅如此,卡片上各种位置的孔洞疑似用作识别的更增加了塑料卡片断开的危险性,所以花上十块钱去补卡也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又或者左一层又一层地缠绕着透明胶带的更是屡见不鲜。因此,我真的不了解校方或者后勤大佬的脑袋是因为孔洞多了凉风吹干了脑浆还是2000年的制卡技术Just so so,确实不得而知。

说到饭卡,就有必要说一说学校内外可吃的地盘,寝室的对面就是食堂,两层楼,一楼是个大食堂,阔阔绰绰的可以同时坐很多人的那种,有种监狱的既视感,二楼的餐厅要小一点,美其名曰中心餐厅,提供烟酒、饮料、包厢、可以买套餐,也可以点菜。一般比较土豪的同学就可以去搓一顿。

我也见过这样的土豪,有一次,某某同学捡到了一张看不出性别的饭卡,刷完了最后一块钱,请我们吃了一顿大餐,让我记得了一道菜——糖醋里脊。然后把脆弱的卡片轻轻一捏,扔到了楼下,随风而去。我深深地在想,假如这是一张喷香的女生的卡,你该是错过了一段美丽的姻缘啊。

一楼餐厅的东边是一个西餐厅,说厅,已经很是夸张的,无非就是卖一些面包、可乐之类的东西的一个门面,记忆犹新是里面的散装可乐和卖东西的男哑巴。每当体育课结束或者天气炎热的时候,我们就会三五成群去喝一杯,指着其中的一种口味,跟哑巴比划比划。

2003年前后,原来上心理学的教室不知道为何改建成了餐厅,美其名曰第二餐厅,因为距离宿舍较远,加之饭菜也仅仅如此,去之寥寥,也就不甚记忆。还是回归到我心怡的中心餐厅吧,中心餐厅的大门正对着寝室朝南的窗户,咫尺之遥,自然是自己常光顾的地方,但是仅限于座位过少,所以经常不得不和陌生的人或者男人拼桌。这恐怕是最考验眼力、动作的差事了。要想寻着对面是人而不是男人的空座位,难度较大。我和同学Z去的次数较多,他是土豪,家里有矿,吃个中心餐厅套餐饭,自然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等贫民,则需要打零工卖血甚至于卖身,方可有机会去吃一顿两顿。就像上篇幅说的“糖醋里脊”一样,能够记忆深刻的也不过一二,其中第一就是稍微廉价的香肠套饭。“糖醋里脊”每个月的月头才能吃一次,香肠饭就要低一个档次,开开荤打打牙祭还是可以的,那是怎样的一顿饭呢?

一个不锈钢餐盆,一坨饭,一样蔬菜,一根香肠。你没有看错,是一根香肠,不可描述形状的香肠,没有切口,依然保持腌制出来的样纸,并且偶尔能够吃到两头的麻线。对于这种不可描述的香肠,一看到女生也跟我一样的香肠套饭,我和Z对视一眼,阴阴一笑,啃着盘子里的香肠,甜甜的,香香的,腊味的香味。

毕业已过15年,就再也没有体会到类似的香肠滋味,它如同氤氲之气环绕在自己的脑海中,散不去。后来,食堂和中心餐厅去没有了我们的踪影,后山一条街的小饭馆成了我们的定点去处,三块钱一个菜的超低消费给了我们微薄的自尊心,也压弯了我们的脊梁骨,债务越积越多,吃的嘴巴也越来越叼,伴随着时光流逝,画上了不圆的句号。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 小玉 》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中心餐厅的香肠套饭 http://www.gaogou.org/czzu/61.html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发表吐槽

你肿么看?

你还可以输入 250 / 250 个字

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害羞 调皮 鄙视 示爱 大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愤怒 思考 日了狗 胜利 不高兴 阴险 乖 酷 滑稽

评论信息框

可使用QQ号实时获取昵称+头像

吃奶的力气提交吐槽中...

请勾选我再发表评论!


既然没有吐槽,那就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