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之行

    选择打赏方式

 

青岛之行

关于青岛,如果不是比赛的原因,大抵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中国的城市千千万,个人的生活圈也只有一叶之大,就像去北京一样。现在去地球的任何地方都很方便,独独缺了理由,去干什么?去赏景?亦或是去办事?诸如此类而已。

人生,也有无数多的意外,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经历的多了,也就不感觉惊喜惊奇了。有人问我,你为何几次三番去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参加的活动多了,何谈这一次呢?

愚公抄着把铲子,试图搬走门口的大山,路人说大山碍着你么?不挡太阳也不挡你的风,愚公淡淡一笑。

 

早早预定了去途的车票,因为时间的原因选择了换乘而非直达的方式,确保了在太阳落山之前能够抵达青岛。换乘站徐州的二层候车大厅里,人很多,临时座位很少,我只能站着,好在等候的时间不长。我热得半死,这大概是所有北方城市冬季的特性吧,所有南方人去北方人的感受吧,一如去年冬季的北京。

正是夕阳西下,我选择了打车而不是步行。其实,每到一个城市,我最爱做的就是走路,用脚步丈量人生,用慢节奏感受一方水土养育的一方情怀,火车之上,望着飞驰的大地,我就在想,这是齐鲁大地,不一样的风味人生。

青岛以南的几个区集中在半岛之上,半岛的地形皆是如此,高高低低,崎岖不平。从车站到预定的酒店,是一路向下的路况,坐在出租车上,夕阳的余晖洒在金色的梧桐树叶上、洒在典型的德国风格的屋顶上,静谧,美好。

我从未想到夕阳的景色是如此的灿烂,海浪很是细腻,文弱的太阳慢慢坠入海平面。人生第一次不一样的夕阳。沉醉在眼前的傍晚,要不是赶着去预定的酒店,我真要等到太阳浸入大海。

这成了离开青岛时,我带走的唯一遗憾。

人生总要留点儿遗憾,方才有努力的期望。

住的酒店在啤酒一条街上,美团上评价说很是荒凉,等住下之后才知道荒凉的不是街道、区域,而是季节,冬天哪是喝啤酒的季节呢?啤酒一条街的尽头是青岛最大的公园,我对公园兴趣不大。虽然每天都会挨着公园来回走四趟,除了瞟几眼之外,并无多余的想法。我能看到残败的荷叶,能看到漫山的落叶,青岛的公园又能有什么吸引人的呢?

第一餐

住的地方离安排晚饭的酒店很远,我是个懒人,不愿意再动弹了。内心之外的小九九就是自助餐能有啥?到了青岛,怎么着也要体味下人生吧?于是美团开搜,发现附近就有一家口碑巨赞的大排档。彼时,天已黑将下来,顺着马路,一会儿的功夫就寻着了那小小的门脸。

一盘花甲、一盘爆炒鱿鱼,一盘鲅鱼饺子,半扎生坯,这大概就是青岛的人生。

青岛两大特色,海鲜、啤酒,声名远扬。点的很简单,吃的很多,最后的几个饺子是硬撑着塞下去的。付钱的时候,掌柜眼神略有鄙夷,明显知道我是个外地人,山东大汉,谁又会点半扎啤酒呢?花甲和鱿鱼很是新鲜,鲅鱼饺子一般,啤酒超级好喝。

可惜,一个人的晚餐,再怎么丰盛,终究是寂寞的。

走了一段不近的路,我再次来到了海边,脚下是细腻的沙滩和海浪留下的泡沫。我醉了,醉在温婉的海风中,醉在绵绵的海浪声中,醉在陌生的城市——青岛。

第一次自由活动

习惯了早起,虽然不必早起,但是醒的很早,小小的窗户外,天色朦胧。我等着天大亮,天却一直如此。收拾利索、准备妥当,该去吃早饭了。

自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好好吃过早饭了。上一公里,下两公里范围内寻不到像样的早餐店。独独在黄海酒店门前,一个简陋的小摊子卖着简陋的早点。买了一个肉夹馍,一杯豆浆。那是怎样的一个馍啊?我惦记了它一上午,因为嘴巴里的生洋葱味。那又是怎样的豆浆呢?不热且没有味道。

例行午休后,我开始了第一次自由活动。顺着一条街,看到了被自己忽视的“4A”级的葡萄酒博物馆,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并不以为意,就是几个普通的门面而已。回程的时候翻看简介才知道它内部的大。不过已经错过,外加我对葡萄酒没有好感,也不算是遗憾。

路的尽头过了高架,第一个景点是青岛啤酒厂,我蹭着旅行团一路走过A馆和B馆,A馆是对青岛啤酒厂历史的一个简介,B馆展示了老的酿酒设备和工艺及现在正在使用的酿酒设备和工艺。历史是对故去的记忆,记忆是对某部分神经的强烈刺激,梦回青岛,悠悠海滨,青岛啤酒厂虚拟三维投射和两杯淡淡的试饮啤酒,回荡在脑回路间,依然记得一杯金黄色的啤酒,一小袋下酒的花生豆,一张吧台,一道残影,微醺的过往,时间的停滞。一百多年的历史,一个小时的徜徉,此生,或许不会再来,此生,记忆永不消失。

出了啤酒厂的后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今天的第二站,栈桥,也是美团重点推荐的景点。师傅很是健谈,对着繁华的中山路向我推荐起几家网红小店。目的地栈桥,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美丽,也许临近傍晚,也许是天阴的缘故。可是来来往往穿梭在栈桥的人很多,大多如我一般的傻子,慕名而来。海风很大,夹杂着大海的腥味。浪漫或者美丽终究是属于两个人的东西,一个人看到的仅是风景而已,是海湾对面的灯火、高楼,是大海上星星点点的小船,是身边留不住的行人。尝试着来到海边,去看看海滩上拿着小桶的人到底在干嘛。

我当然知道他们在找东西。

海滩很脏,金黄的沙滩,一阵阵的海浪,白白的泡沫,沙滩上横行的螃蟹,以上所说一一没有。

踩着零星的碎石,避开黑乎乎的青苔,去寻找他们的寻觅,也许因为近视,也许是已经被他们光顾的原因,我在寻找中等到了夜色的升起。

是该回程的时候了。顺着繁华的中山路向北走,路两边新旧建筑物鳞次栉比,那些镌刻着历史记忆的建筑物在厚重的暮霭中一片朦胧,走近了才能知晓它的前世今生。我走得很慢,看得很仔细,不忍错过以百年记的年轮。

那家网红店也在中山路上,一间小的不能再小的门脸,不足五六个平方。站在里面的是一位忙碌的中年人,翻动着炭火上的烧烤,站在外面的是一位收钱的老者,虽然没有网上形容的那么夸张,点东西吃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我的记忆停留在拒绝使用支付宝和微信的怪异小店,我的味觉停留在烤章鱼的烟火气里。我吃不出来摊主的精彩绝伦,对热爱美食的人来说,那无非是小店的地利,新鲜的海鲜怎么会不美味呢?这种无端的网红打破了世界的宁静,阻挡了我前进的道路。

没有期待,何来失望,它也只是我人生的过客,回程路上的路人甲。

回程路上的路人乙,是在不经意间寻觅得来的,浙江路天主教堂,也算青岛典型的代表性建筑。教堂地势很高,晚风很大,天气虽不是很好,但是来教堂前拍照的人三三两两。正对着紧闭的教堂,我神思恍惚,不甚明了自己为什么要来看它。我不信诸佛能够保佑我长生不老亦或是长命百岁,我不信耶稣上帝圣母玛利亚阿里路亚等等西方诸神能够佑护我心随我意心随我动,所以,我来干嘛?

也许天主教堂彻彻底底的就是我生命的路人乙、回程路上的风景。

从教堂到酒店,距离很远,我依然选择的是用脚步丈量。彼时天黑将下来,天气不好,路上行人不多,在微微的海风中横穿夜幕中的青岛。放学路上的中学生,下班的医生,门前吆喝着张罗买卖的小二……,一切有条不紊。路边的小区灯火迷离,偶尔传来淡淡的香气,羁绊着寻觅归途的我。

写在回来的路上

我选择了隔天早上的归途,这样满满的一下午时间就可以肆意挥霍,从午休起床到慢步在啤酒街上,心里的小人就一直在打架,我该如何消费算不得美好的一下午——天凉了,天也阴了。

不负好时光,想到今后也许不再有机会再来,我还是选择的外出。

看山(崂山)?看鱼(海底世界)?看人(商业街)?兴趣全无,只能顺着马路向南移步,经过炮台遗址,去看看几位作家的故居,这大概是我即将离开青岛唯一的选择。

之所以没有将他们列入重点观赏对象,是因为知道老舍故居、沈从文故居等等,只是他们临时居住的地方。那条路上,如此般的房子是一幢接一幢,风景好?可以远眺中山公园,远眺大海?风水好?大约算是依山傍水吧。这种中德结合的房子倒也别致,徒增异域风情。

我用剩余的时间总结北行的收获,不要辜负了偷闲的好时光。也第二次来到那家大排档,选择了不一样的海鲜不一样的啤酒。归途的味道大不如前,吃了一半剩了一半,老板问我怎么不喝完,我说诸事繁忙,没有时间细细品味。

即将远离的情愫影响到了我的味蕾。

晚餐回来的路上,路过便利店,很有勇气拿起崂山可乐,却对白花蛇草水犹豫不决,它的瓶子就已经让我望而生畏,透明的液体、简陋的玻璃瓶包装,还有不知所谓的名字。

可乐还是一样的可乐,对于它是否和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不同,谁又能说得出来?

我放弃了白花蛇草水,是福?是祸?谁又能知道呢?也许点点遗憾是对未来的期盼。命运皆不可知,得失又有何妨。

这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屋外,细雨渐起,似乎是在给我送行,数着心中的羊,等待万物苏醒。

我在黑暗中迎来新的一天的到来,我没有再用脚步丈量即将远离的青岛,出租车疾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路上行人寥寥,路边几家灯火星星点点,映照着湿漉漉的前途。

再见了,青岛,再见了,我的辉煌。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 小玉 》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青岛之行 http://www.gaogou.org/czzu/65.html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发表吐槽

你肿么看?

你还可以输入 250 / 250 个字

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害羞 调皮 鄙视 示爱 大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愤怒 思考 日了狗 胜利 不高兴 阴险 乖 酷 滑稽

评论信息框

可使用QQ号实时获取昵称+头像

吃奶的力气提交吐槽中...

请勾选我再发表评论!


既然没有吐槽,那就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