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童玉女,打造我们自己的世界

打造我们自己的世界

设置背景图片

沉淀

沉淀
离3号分离至此时,已是整整一周的时间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迟迟不去动笔,用以记录当时的心情。也许是没有大段的时间让自己构思,也许是不想回忆过去,因为那种美妙的过去如烟波浩渺中的奇珍异宝,可遇而不可求,可能是三个月五个月,也可能是三年五载,皆不可知。 等候时间的长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的事情不知道是否会发生,发生在哪一刻。 6月2日晚上10点,信息告诉我身体不舒服,是否可以去附近的医院。我抱着手机一边埋怨你的拖拖拉拉,一边想尽各种办法预约挂号,忙到11点,确定了第二天的行车路线和医院,我们在“晚安”中进入梦乡。 6月3日早上7点,我们整装待发,为预防晕车,车全程走的高速。 其实每个人都会讳疾忌医,...

外一篇

外一篇
大约在年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这个属于我和她的小屋了,看到最后一篇日志的时间是2018月2月9日,农历应该是除夕前几天。留下自己足迹的只有那平淡如水的说说。 我总是试着登陆流量监控系统,奢求那一抹颜色,能够浇灌干涸的内心。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的足迹了,也许是忘记了,也许是…… 我不用常理去猜度别人,只是不停地重复自己的动作,一次次地打开,紧跟着心的悸动,又一次次在无奈中关闭。 失去了举笔的勇气,是书写平淡的人生?是书写乏味的工作?还能书写什么?书写期期艾艾、我自尤怜?还是不相烦恼为好。我为自己粥一样的大脑感到惶然,并且在网站的加载和关闭中沉沦。 花儿草儿已经有好多天没有打理了,虽然还不至于因为缺水而干枯。流氓兔来来...

再论《灵魂摆渡之黄泉》

再论《灵魂摆渡之黄泉》
2018年2月7日星期三晚上七点多,许是之前没日没夜的活动,你告诉我说是瞌睡了,准备睡觉了,后来,你发了张自拍照给我,问我,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可怜。我告诉你,你怎么会可怜呢?你有我白天白天地陪你,晚上晚上地陪你,你没时间的时候我在,你有时间的时候我也在,应该是幸福才对啊。 20点15分,我们互道晚安,你进入了梦乡,留下我意识清晰,对着长长的影子看满大街虚幻的繁华。 因为时间尚早,洗漱完毕后,一下子也难以入眠,便翻开“爱奇艺”APP胡乱点来点去,选中了《灵魂摆渡之黄泉》。 已经很久没有“欣赏”当下的国产电视剧和电影,那些导演的作品无非是为了圈钱*钱捧人气,美感?编剧?都是笑煞人的东西。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男主在...

挥挥手告别2017年,张开双臂迎接2018年

挥挥手告别2017年,张开双臂迎接2018年
有人告诉我,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相守是最温暖的承诺 思念是最温情的等待 守候是最永恒的爱情。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要在经历无数次的阵痛之后,方能幡然悔悟。 2016年夏天,洪水漫天,我们走进了彼此的心中。 2017年,我们相知相爱,相互扶持,在爱的大道上,相互对望,且行且止。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有偶遇时的雀跃,有手牵手的温暖,有看不到信息不知你在何处的雀跃,有无法相见的苦楚。 酸甜苦辣,各种滋味。   2017年的夏天,你遇到了心魔,遇到了困难 ...

2018年第二话——只是一个送糖的人

2018年第二话——只是一个送糖的人
我明明是努力想要把最好的自己都一股脑儿的给他 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手里偷偷藏了一天的糖 脏兮兮的 汗涔涔的 可是这就是这个孩子最宝贝的啊 她舍不得吃 握在手里攒了好久 好不容易在看见你的时候 羞红了脸 想要给你糖 你却皱着眉 居高临下的看着脏兮兮的我和我手里脏兮兮的糖 厌烦的表情里我突然就懂了 你不光是不喜欢吃糖啊 你还是讨厌我的 可是我又没有骨气啊 我觉得糖这么甜 明明很好吃啊 你怎么会不喜欢吃呢 你尝一尝啊 或许你尝过之后就会觉得...

2018年第一话——初雪

2018年第一话——初雪
空间的最后一篇日记更新时间是2017年11月14日,与今天隔着53个日历天,再翻一翻空间上的说说,最后一条记录的时间也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前了。这在以前,似乎都是些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两月有余没有涂鸦,不可能一天之内没有心情的波动。是我变懒了?又或者是? 2018年的第一场雪,在期盼中姗姗来迟。下雪的那一分钟,我正在津津有味地绕着会议室打着圈圈,企图用没有多大意义的两万步来打发百无聊赖的、多余的时间。会议室的日光灯映得眼睛睁不开,我眯着眼圈,一圈又一圈的,不知疲倦,也不知道该想什么能想什么,自然而然忘记了外面黑黢黢的世界。等自己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瓦楞上薄薄的一片白色和安静的世界。 下过雪了。 期望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看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