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足迹 - 今童玉女,打造我们自己的世界

打造我们自己的世界

设置背景图片

青岛之行

青岛之行
  青岛之行 关于青岛,如果不是比赛的原因,大抵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中国的城市千千万,个人的生活圈也只有一叶之大,就像去北京一样。现在去地球的任何地方都很方便,独独缺了理由,去干什么?去赏景?亦或是去办事?诸如此类而已。 人生,也有无数多的意外,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经历的多了,也就不感觉惊喜惊奇了。有人问我,你为何几次三番去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参加的活动多了,何谈这一次呢? 愚公抄着把铲子,试图搬走门口的大山,路人说大山碍着你么?不挡太阳也不挡你的风,愚公淡淡一笑。 去  途 早早预定了去途的车票,因为时间的原因选择了换乘而非直达的方式,确保了在太阳落山之前能够抵...

脚后的二零一八(二)

脚后的二零一八(二)
倾诉,如果有对象的话,并且爱听你说话,真的是件美丽的事情。 但是这个世界上,美丽的事情真的不常用。我总对身边的人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万事万物都是因果平衡的,得失在一瞬间可能表现的不如己意,但是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总结,又是另外一种呈现。 这话,前几天也有人劝我,要顺应天道的变化,因势利导。 我总认为,我是一个男生,生来不应该相信命运,自己的事情要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中,有些事情我做到了,可是有些事情我却无法掌控。 渐渐地感觉到时间的多余,这种多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前几天晚上,坐在笔记本前,思前想后,和着面包,沧然泪下。 大概很久没有流泪了。 总觉得男儿的泪是值得珍惜的,其实这...

脚后的二零一八(一)

脚后的二零一八(一)
还有十来天的时间,一年又将终了。天气预报说今天多云转小雨,早上果然是没了太阳,相比于昨日,空气里浮动着温婉的热气,稍微起伏的温度并没有影响我的衣着。那条强行重叠的路上,裹着厚厚的棉衣,看着遥远的南方。 落叶告诉我,一年里最冷的节气到了。依稀记得去年的大雪,冷,却偶尔温暖,一点点白头。今昔,我早早换上了冬衣,怕冷,也怕自己生病。经历过一个人的无助,就不想有下一次了。 数着一个个白天黑夜,为自己无法继续履行日记之约定而失落,为无法经常更新网站之约定而悲切,为无法牵着你的手而痛苦。这感觉一日重于一日,无法解决,也无法排解。我在无助的日子里用无数多的精力去对抗这些痛苦,以至于心渐渐地不再柔软,眼泪渐渐地少了。以至于对长时间没有信息的你不再怨言,...

渐入冬的梦

渐入冬的梦
电话中,你告诉我手机要充电了。 断了后,安然入梦,在温暖的深秋初冬的午后,在阳光明媚如春的周六。 半个小时后,梦中惊醒,梦到我们挥手离别,透过玻璃窗,心痛如哀,痛得不能自已,泪流满面,一别后,再见已是无期。 我连忙信息告诉你,告诉你我的痛,也在希望,梦是相反的,是现实的另一面。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谁种草在自己的心里。对于相悖的理论,一言之,终究是安慰自己的话而已。 可是没人安慰我,并且我一再有如此的感受。 初春的时候,办公室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开花的不开花的,有香味的没香味的,满眼皆是,一片春意盎然,说不尽的春色和荡漾。而今,秋天了,在自己的不管不顾下,能活下来的已经是寥寥无几。花儿、草儿缺了照顾,是战胜不了大...

中心餐厅的香肠套饭

中心餐厅的香肠套饭
记忆是越来越差,头发是越来越少,肚子是越来越大,说话的声音是越来越小了,有必要对一些事情进行系统地回忆了。 吃饭,是上了大学这个东西经历的第一次阵痛,长时间的疼痛。 记得第一次走进巢湖学院的大门时候(那时候还叫巢湖师范专科学校),我被大学无情地嘲笑了一番,十几岁的青少年,看不懂入学通知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忘记了办理粮油关系。 粮油关系,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是个啥东西,近几年来,也一直没有再听人提起过,只记得入学一个月后回家,拿着各种手续托关系去泥汊的老街办理的,也不懂,为什么我的粮油关系需要去泥汊办理。这一个月,我受尽了折磨,是吃饭的折磨。同寝室的五个人都有饭卡,而我每天只能拿着几块钱,惴惴不安地来到食堂窗口,染上了被拒...

2017北京回忆录(一)

2017北京回忆录(一)
时隔2017年12月份的北京行,已经过去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一直有无病呻吟的嗜好,却迟迟没有动笔,一来心情所致,人家喝酒上头,我心情不好也会上头,这大半年时间所写所画几乎绝迹,过多的精力用来对抗不宁的心绪,自然也没有写回忆录的动力了。二来也许是陈酒愈香,我们无法乘坐时光穿梭机回到过去,体味埋藏在记忆中的酸甜苦辣,一件简单的事情,也许在如我一般的小人物身上不会再重复上演,无法再有相同的心情相同的阅历去感悟一样的人生。 也许今天去回忆,也不算是一件迟到的事情。 曾经和三五好友打趣,今年我们继续北上,壮大革命的队伍,这自然是插科打诨的妄言。做过了,就不会错过了,如果不做,是永远也没有机会。我换了一种参加比赛的方式,用不同的技术证明自己,我还没...